邂逅动人文字 共享静好岁月 >> >> 原创作品 >> 男孩和女孩(是一篇嘿不错的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读书天地 >>  >> 原创作品 >> 正文 今天是: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热 点 文 章
  • 一只羊到一头狼的…[24067]

  • 爱哭的女孩儿[21464]

  • 不甘堕落[21450]

  • 男孩和女孩(是一篇…[19217]

  • 可爱的女孩[15374]

  • 张岩和刘庆的故事…[15058]

  • 我终于还是失去了…[13319]

  • 麻辣星期天[13013]

  • 喜欢爱她的感觉[12793]

  • 祝福,只因爱你[12205]

  •  推 荐 文 章
  • 倾听内心的声音[85]

  • 岛上书店[158]

  • Interaction of "…[186]

  • The Cop and the …[135]

  • 《女不强大天不容…[154]

  • 《乡土中国》 作者…[214]

  • 《一个人的朝圣》…[200]

  • 《悲伤与理智》[167]

  • 随笔小记[283]

  • 《乖,摸摸头》作…[335]

  •  
      男孩和女孩(是一篇嘿不错的文章)       
    男孩和女孩(是一篇嘿不错的文章)
    [  点击数:19217    作者:hui007hui
    爱上她是我的错误,但我依然爱她!"
      "My love for her has been steady!"
      男孩在他的日记上写到。
      那年冬天学校分了文理班,男孩所在的班作为全年级唯一的文科班给拆了。男孩报的是理科,被分到了 6班。女孩是6班的班长。
      期末,学校为了分班召开了一次年级大会。年级主任报了分班的结果。当女孩听到男孩的名字时忽然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却又记不起来了。
      "我们班又多了一个打球的,听说原先还是校队的。"女孩的身边有人在说。
      "今年的比赛咱班说不定有戏。"
      "哼!不就是又多了一个花心大罗卜。"不知谁又加了一句。
      女孩没听清楚是谁在说。反正她一不喜欢篮球,二更不会……所以也就没去理会。
      过了一个寒假,女孩早已将这一切忘了,她向来是健忘的。对她来说分班只是让她少了几个朋友,别的就再也没什么了。直到一天,那个和女孩平时最好却读了文科的女孩子和她说起男孩:
      "他到了6班,和你在一起。"
      "谁呀?"女孩一时弄不清她在说什么。
      "呀!你忘了,就那个以前我和你一起去看的据说蛮有气质的男孩。"
      "噢,就是他啊,怪不得那天我怎么觉得他的名字似乎在哪儿听到过。"女孩这才想起来。其实当初她鸭根儿没有看清谁是谁。
      开学后,班里重新安排了座位。男孩坐在最后一排,女孩坐在第一排。
      男孩对于自己班给拆了,感到有些惆怅。但也仅仅是有些而已,毕竟原来的班级已没有太多的东西值得他去留恋了。一年半的高中生活下来,男孩爱过也恨过,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该走的路他都走了,他相信自己已经长大了。他不想再去浪费时间,只希望能好好的静下心来读读书。因而一个新的集体,一群新的同学,彼此都不是很熟悉,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应酬,男孩觉得挺好的。刚开学,男孩除了和同桌以外就不大开口了,刻意的将自己和同学分开。下课、午休时也就看看书做做作业的,要么就干脆埋头大睡。放学后连球也不打了,早早得就回家。那段日子男孩觉得过的很轻松,很舒袒。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生活对他而言似乎少了些什么,只是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女孩作为一班之长,也常和别人聊起新来的同学,自然也提到过男孩。闲聊之中没听人说他有气质什么的,倒是知道男孩曾经甩过一个据说和他很好的女孩子。因而在女孩看来男孩只不过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而这一切对她来说,却是看的挺重的。有了这么一个印象她也就不再去注意男孩的一切了。因为她鄙视不负责任的人。
      太阳东边升,西边落。日子依旧是一天天的在过着。很快就是半个学期。男孩还是是那副自命清高,不识人间烟火的样子。别人看他那样也懒得理他。男孩也不计较,照旧上他的课,看他的书。对于同学来说,其间除了篮球联赛,男孩也就跟没这人一样。值得一提的是男孩的加入不仅没能使他们进入决赛,反而比去年都还差,只得了一个第四。男孩还赔上了一只左手,打球时给别人撞了,扭坏了。当时也没上医院,他怕爸妈说,只是自己糊乱包了一下。以致到了后来,一使劲,手腕就会隐隐作痛。
      期末五门会考在即,使得下半学期的生活一下子紧凑了起来。一天上课,男孩觉得黑板上的字有些模糊,怎么都看不清。他知道自己的眼睛又差下去了。但他实在不希望那本已不薄的镜片再加上几圈,于是向班主任提出要换位子。恰巧那时女孩边上的同学因为身体的原因休学了。自然班主任没让男孩坐到女孩的边上,只不过趁此给一些同学换了一下座位。两天后,男孩从第七排换到了第四排。女孩也从第一排坐到了第四排。但是上天并没有让这两个*肇事者*坐在一起,而是隔了一条过道,一条并不宽的过道。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也就开始了。
      在最初的日子里,尽管女孩很活泼,很开朗,但由于她对男孩的成见依旧很深,所以从不主动的去和男孩讲话。而男孩也只是觉得过道那边多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除此之外也就不再去注意什么了。
      但是,几个星期以后。女孩被男孩课桌上那层出不穷的新书所吸引,而男孩则更是为女孩不凡的举止和谈吐所感染。事情的发展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女孩开始向男孩借书,男孩则时不时的会找女孩聊天。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男孩也学会了如何张开双手去接受别人,他也不清楚自己如何会将长久以来的积习一下子抛进了异次元。渐渐的,女孩开始动摇初时对男孩的印象了,在她看来男孩待人还是挺真诚的,并不像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但以他们当时的关系,女孩不方便问男孩这些,只是会不时的和别人说起男孩"他人挺好的,好像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嘛。"男孩则根本就不知到别人对他的议论,只是喜欢和女孩聊天。
      高二的劳计课上的是安装晶体管收音机。在劳计课教室里,男孩坐在女孩的后面,女孩坐在男孩的前面。那天是最后的一节课,也就是调试一下的问题。女孩一双灵巧的手,不出十分钟就让那收音机放出悦耳的歌声。她回头看看男孩,只见他累的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丝的进展。便拿下自己的耳机:
      "嗨,要不要听?"
      "不要。"
      男孩刚说完就开始后悔了,长久的独处已经使他忘了该如何去接受别人的善意了。望着女孩那张纯真可爱的笑脸,他感到十分得内疚。生性木讷的嘴巴却不允许他再去解释什么。幸好当时女孩也没在意,照旧是听着耳机帮男孩一起摆弄着那家伙。从那以后男孩就总觉得自己欠女孩一些什么。
      制造流言蜚语或许是高中生的特长,尤其是这种半截子的事最能让他们产生共鸣。这不没过多久,关于男孩和女孩的事就在班里传开了。其实那会儿,男孩和女孩真得没有想得那么远,在他们看来仅仅是朋友而已,没什么的。但是"舆论"的力量毕竟是不可小觑,男孩和女孩之间也有了一些尴尬。不过还好,几个星期后学校就开始放暑假了。这样的局面也没持续多久。
      为了能更好的迎接高三的学习,假期男孩决定去乡下读书,领了成绩单后的第二天他就走了。临行之前,男孩挑了好多书借给女孩,他怕流言和漫长的假期将他们疏远。男孩想让女孩在看书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怕两个月后彼此之间不能再公开坦诚了,他怕女孩把他忘了。因为在男孩看来女孩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加之女孩是健忘的。但其实他是多心的。因为尽管和男孩的交往不长,但在女孩的心目中男孩早已象一个熟识的老友般亲切了。
      男孩之所以去乡下读书,一方面那儿没人吵他,另一方面他很喜欢乡下。乡下的天特别蓝。夜里,没有一丝的灯光,只有月亮和星星将它们那淡蓝色的光如雾般的笼罩在村庄上空。男孩在那儿向来是白天睡觉,晚上看书的。有时也会一个人爬到楼顶上去数星星,这据说对近视很有好处。数着数着他就会想起女孩。湛蓝的星空下,面对着无垠的田野,能让女孩陪在身边,对他来说简直是类似于天上掉下馅饼般的美梦。好几次想给她写信。但男孩害怕自己的一时冲动会使他失去面对女孩时的坦然,所以最终他放弃了,没有给女孩写信。女孩则向来是好动的,一个暑假也没好好的呆在家里过,一直跟另一女孩在外面奔波。人也晒黑了不少。偶尔在家翻翻男孩给她留下的书,也会想起他,但只是淡淡得。她挺感谢男孩的,因为他使她第一次接触到像《平凡的世界》这样的书,而且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它们。
      进入高三,学习徒然得紧张起来。每天,上午是五节主课,下午是没完没了的考试。晚上在学校自修的得到9:30才能放人。回到家洗洗弄弄再看会儿书也就11点了。早上 6点又得起床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些不习惯,所以上课时还会时不时的发生*啄米*现象。
      而对于男孩和女孩而言则更是"祸"不单行。学习紧张不说,上天还活生生得将他俩给拆开了。前排的一个女孩子半路插进了文科班,空缺的位子班主任让给了女孩。男孩只能眼睁睁得看着她从自己身边溜走。尽管他俩到了同一组,但其间却赫然夹着两个人。
      经过两个月的暂别,当男孩满怀喜悦的去迎接新的生活时。面对他的竟然是遥遥无期的分离。这对他来说无异于判了他无期徒刑。因为他知道他已经很在乎和女孩重逢的机会了。和女孩在一起的时候,男孩感到有一种全身心得放松,一种无所畏忌的放松。这对男孩来说甚至超过和父母的交流。男孩的父母很爱他,但那爱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爱,是一种刚中无柔的爱。他有一个哥哥,从小到大都是那么优秀得长大的,几乎没有受过什么挫折。而男孩则不同,打小就没有安稳过。一直是调皮捣蛋。小学就这么皮毕业的,跟他哥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好说歹说初三那年考上了重点中学,原本想可以舒坦一口气。那知他哥在大学是*得志更猖狂*,大一外语通过四级,大二通过八级,并且包揽学校所有的奖学金,同时还被评为了全国百名优秀大学生。和男孩相比起来,男孩的那点成绩就根本算不上什么了。父母的说教声依旧在他的身边萦绕。尽管他知道父母是爱他的,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拿出多少心情来和他们分享。所有的一切都使男孩不能忍受女孩的离开,女孩是唯一能使他忘记一切的人。但他很清楚那不是爱,他也曾发过誓,不再过早的踏入这圈子。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承担一切,他没有能力让她快乐让她幸福。他所做的一切只是朋友。
      男孩效仿 BBS在班里弄了一本"本本"。他希望它能使自己和女孩依旧连在一起。男孩以女孩是班长为由拖她下水,让她给写了创刊辞。毕竟班长的力量是不同凡响的,没多久*本本*便被同学接受了。女孩也满怀热情的投入到了"本本"的诞生中,但她只喜欢看,并不喜好动手。男孩难得觅到女孩写的东西,却也是寥寥数语。有一次他写了一些东西还差一点没给她"骂"了一顿。最可恨的是还有无聊的家伙会把上学期男孩和女孩的流言拿出来炒作一番。害得女孩也不敢老去找男孩了,彼此之间的联系也就是借借书问问题的。但男孩知道女孩还在关心自己,而女孩也能时常感觉到男孩的目光。"朋友就是与你心灵相通的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以让你明白他(她)是你的朋友。同样你的眼神,你的动作也告诉了他。"(还记得这话吗?)在男孩回家的路上有一个天主教堂。记得在12月24日,平安夜那天晚上,男孩去了教堂。他在那儿向上帝祈祷,为他自己,为他的朋友,自然包括女孩。他祝女孩一生快乐!
      生活的紧凑使得时间也过的很快,临近期末了。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一件令男孩至今都不懂的事。前排的一个家伙竟然提出要和男孩换位子,那是一个没有任何理由的要求。但男孩当即就答应了,因为那个位子就在女孩的边上。还是那个过道,那个并不宽得过道,只不过它是在第一排,而不是第四排。
      寒假,男孩天天在学校,即使是下雪的那几天他也一个人在教室里自习。他非常迫切想读好书,他知道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长久的压抑使他根本就不敢将学习的重担卸下。女孩刚放假的几天就把作业做完了,然后她去了乡下外婆家。因为优秀的她向来不必为自己的学习担心。
      过了春节,再加上几个休息日,没多久就开始了高中最后一个学期的生活。进入了高三下,除了学习似乎别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老师每天对同学所说的也无外乎鼓励,鞭策,激愤的。
      紧张得学习却让男孩发现自己竟然不敢正视女孩了。望着女孩的眼睛,他时常会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他很想和女孩聊天,但那仅仅是转头张嘴的动作却让他感到无比的困难。他开始有些害怕女孩了,害怕女孩对他的笑脸。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越来越来关注女孩,关注女孩的一言一行,关注女孩的一颦一笑。他经常会在一旁偷偷得看着女孩的笑脸出神。哪天要是女孩生病没来,他定会为女孩担一天的心。男孩有种不安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好像爱上女孩了。他不想承认,他答应过自己不再过早得踏进去。但当女孩已经出现在他的梦中时,他一下子就不知该怎么办了。男孩捡起了扔下一年的日记。他要记下自己一天天心的路程,他想知道女孩到底是不是真的成为了他的全部。
      女孩很高兴又能和男孩恢复了过去的咫尺天涯。她知道男孩一定会经常来找她聊天的,她一直在等。但是几个礼拜过去以后,女孩发现有些不大对劲,她那位熟识的老友似乎在回避她。她从男孩看她的眼神中读懂了一些。女孩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她向来是被爱的,从来没有去爱过。她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男孩的目光,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对还是错。但她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莫名的高兴。女孩发誓从今往后,每天无论如何都要最起码和男孩讲一句话。讲什么呢?她想了一个很好的办法,每天向男孩借语文听写本。
      一个月以后,当男孩回头审视自己的日记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爱上女孩了,并且都到了*伊人入梦来*的境界了。他时常会梦见自己牵着女孩的手走在阳光下的小路上。他从不把这些告诉别人,只是将它们记在自己的日记本上。他也不想让女孩知道,只是和过去一样尽自己所能的帮助女孩。因为他知道女孩也不希望过早的踏入这个圈子。她曾在"本本"上写到过:幸好我还没到那份上,为我自己说声Good Luck!男孩不想使女孩的Good Luck go bad.
      在剩下不多的日子里,男孩抓住每一个能和女孩在一起的机会。男孩知道女孩每天下午活动时间一定会在教室里,他跑完步以后就会奔上楼去陪着她。女孩知道男孩每个双休日一定会在学校里,她也会跑到学校里去。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言语和事情发生,但大家知道彼此就在身边也都很满足了。男孩的日记在一天一天的厚起来,他将自己无法对女孩说的话都记在了上面。女孩则每天在为自己的誓言而奔波。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爱,还是对朋友的渴求而致如此。但她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男孩产生如此强烈得感觉。直到一天女孩因为男孩而拒绝另一个男孩的邀请时,她认定这对她而言是她的初恋。
      依旧是书,《李敖回忆录》使他们又走在了一起。仅仅是一个下午,一个下午活动的时间。但这已足以使男孩和女孩尽释前"嫌",把隔在彼此之间那不可逾越的的冰山用他们的热情将它消融。让那一切流言蜚语都去见了鬼。男孩深爱着女孩,他如同溃堤的洪水,一泄千里。但他又不敢让它们恣意纵流,不知是由于自己的木讷还是被高考严峻的形势所迫,反正他就是不敢放纵自己的感情。彼此之间只是比过去更多了一些接触,忙里偷闲男孩也会和女孩一起出去玩。女孩很高兴,但她不明白为何男孩还是不肯和她说些什么,为何还是不肯接受她的暗示?男孩知道女孩都在怪他胆小了。但他不想在最后的两个月中为此花费很多的时间,他明白一个好的分数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迫切的需要得到一种证明,从某点上来说是一种人生意义上的证明,一种个人价值的证明。但他又不愿意让女孩失望,因为他真得很喜欢她。他不允许幸福从他的身边溜走,他要抓住幸福的尾巴。
      7月6日,女孩来到了男孩的家。对男孩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得带一个女孩回家。
      那天男孩无意中说起他的日记,女孩问能否借她看看。男孩一听忽然愣住了,他想起来他曾在日记本上写到过"我总觉得这日记会让别人看的,而且说不定还是自己主动的。"他对女孩说:
      "我在日记中自始至终只写了一件事,你如果能说出是什么事。我就借你看。"他这么问只是为了能给自己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而已。
      "那还用说,自然是关于你和我之间的事。"女孩不加思索的说道……
      和整整的一年比起来,高考的三天似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但也正是这微不足道的三天才能决定所有。转眼一切都结束了。男孩考的不是很好,估出来是 550分,当时想马马虎虎反正重点总能上,再后悔也都无济于事了。也就不再去计较了。女孩估出来是600分。
      7月9日估好分。女孩回到家,拿出了男孩的日记本。她答应过男孩等到高考结束后再看。她用男孩给她的钥匙打开了日记本上的锁……女孩没有料到男孩竟然会……她原本以为只是一般的……她给男孩打了电话,男孩不在家。那天晚上他和几个同学出去玩了。男孩本不想去,他知道女孩一定会给他打来电话的。但是他们执意不肯。回到家,已经10:00了。夜深了,男孩依旧没有睡着,听着身边朋友的打鼾声,他不知道这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他不知道明天迎接她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女孩等她父亲一走就给男孩打了电话。当男孩听出那是他期待已久的声音时,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只是一个劲的问女孩:
      "嗨,看了没有?""嗯,你到底是接不接受?"
      "我也不知道。"女孩含糊的说。"到不到我家来。"
      "来,当然来,"男孩忙说到,"我下午就过来"
      下午,当男孩走进女孩的家时。看见女孩那可爱的笑脸,他感受到一种冬日在阳光下沐浴的感觉。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份感觉。
      那天女孩给了男孩一个手镯,她知道男孩最需要的是承诺。那天女孩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男孩的手掌中,她知道男孩最想牵着她的手。
      牵着女孩的手时,男孩只想让世界能为他停止呼吸,能让他一直牵着女孩的手坐在她身边。但是时间还是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的父亲回来了,男孩得走了。望着女孩那美丽的眼睛,他真的不想走。他觉得此时让他和女孩分开,简直是上帝对他最大的惩罚。回家的路上,男孩不时的把那手镯放在嘴边,可怜的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一年的艰辛,一年的寂聊,一年的无助就如同雾霭一般在阳光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冥冥中,男孩觉得有些不安。幸福对他来说似乎来的太快太方便了,他怕……但一想起下午女孩那可爱得笑脸,他就将一切抹杀了。他笑自己似乎有些杞人忧天了。
      男孩走后,女孩的父亲问她:
      "那男孩是谁呀?"
      "噢,他……是我的朋友!"女孩用的是"朋友"而不是"同学"。
      晚上,男孩翻箱倒柜的把所有和女孩有关的东西都找了出来。两封信,一张照片,一张纸条,一件衣服,一把钥匙,两只纸鹤,一只手镯。每一件东西对于男孩来说都是一段回忆,在过去他就是依靠它们来寄托自己的感情。而今他要把这些都放进了一个小箱子。他发誓将来除非往里面放东西,要不就再也不把它打开。他要将它们深埋在记忆中。因为现在他不需要它们了,有女孩陪在身边胜过所有的一切。毕竟太阳远比月亮来得辉煌。
      女孩和父母的关系非常融洽,彼此就如同朋友一般无话不说,从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尤其是女孩的父亲,他非常的爱他的女儿,都有些宠了。男孩曾不止一次的羡慕过他,羡慕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全身心的,毫无畏忌的爱着女孩。女孩也很爱她的父母,在她看来他们是她最贴心的朋友。彼此那一辈子都无法拆散的关系,使她知道他们为她所作一切都是善意的。
      第二天,女孩的母亲看似无意的和她说起,将来到了大学里好多事都得她自己处理,爸妈不能老管着她了。而后就很自然得提起了让她不要太早的恋爱。女孩知道一定是父亲和她说了男孩的事。
      "妈,我将来大一就想谈恋爱。"女孩调皮的说。
      女孩的母亲没说什么,只是笑笑,"你只要自己弄的清楚就行了。"
      不经意的笑容绽开在女孩的脸上,她相信,男孩不会让她们失望的。
      那些日子,男孩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跑出来陪着女孩。他甚至都已经无法忍受一天看不见女孩的人了。每次,一见到她,便会抓住她的手,生怕哪天一个不注意,她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溜走。牵着女孩的手时,男孩的心里总在感谢上天,感谢它能让他整个人的沉浸在幸福之中。
      一天女孩拉着男孩的手问他:*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她怕男孩对她的爱会像水中的花一样,稍不留意便会被风吹走,消失在天的尽头。男孩张嘴正想长篇大论一番,猛然间又是一种不安。停了一会儿,淡淡得说:"我也不知道,就跟你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一样!"女孩的嘴里发出了一个在男孩意料之中的语气词"嗯!"……
      那天夜里,男孩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想女孩也想自己。他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对的,并不是贫白无辜的。他知道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对女孩来说都是第一次,她好多时候根本就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完全是因为男孩的日记而被"骗"上贼船的。他开始后悔将自己的日记给女孩看了。这一蹴而就的东西就如同空中楼阁一般。总有一天女孩会发现有太多的事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到那时……况且在高中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女孩时常和男孩说起她是健忘的。男孩知道健忘就意味着善变,他当时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一个不能爱的女孩。男孩决定了,等他们都去上了大学以后。在他给女孩写的第一封信中一定要和她说清一切,让他们依旧从朋友开始。但他还是会告诉女孩,不管如何他依然爱她。他要给女孩三张白条,到时随信一起附上,
    第一张是:我会娶你。(在7年内兑现)
    第二张是:我会让你幸福。(我现在正在努力)
    第三张是:我会爱你一生一世。(我会用我的一生去证明)
      男孩将一切都寄托在将来,他要把爱一天天的积累起来。到4年后或者5年后的某一天,当女孩能名正言顺的和他走在一起的时候,再把这一切给她。
      男孩爱着女孩,但他知道爱不仅仅是两个人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她在需他的时候,还需要朋友的关心。男孩不希望自己的存在使得女孩和她的朋友疏远。他没有天天去找女孩。面对着难以忍受的寂寞,他想去打工,他想用自己攒来的钱给女孩买一件礼物。他要给女孩他的承诺。男孩去了建筑工地,做打杂的小工。那活尽管累却能在短时间里攒到更多的钱。他每天早晨6:00就起床,跑到工地里开始半天的劳作。每天不是拎水泥,就是铲黄沙拉砖块的。一个星期下来,男孩给太阳晒得都快褪了皮。去年骨折的脚踝那地方还让钢筋给压了一下,当时坐在地上好半天站不起来。但男孩很清楚他所作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没有退缩。一个礼拜后,当男孩揣着自己生平第一次用汗水换来的钱走进商店时,心中的自豪喜行于色。他要用这些,给他那将一生去爱的女孩买一件礼物。男孩买了一只白金戒指。
      在泛着微波的湖边,在一池的荷香中。灼热的阳光将一切都蒙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唯有男孩手中的那只戒指闪着幽幽得银光。
      "嗨,送你一样的东西。"
      "什么呀?"
      "你猜猜!"
      "不知道。"
      "送你一个指环。"
      "真的!"
      男孩将那戒指放在女孩的掌心。女孩很开心,她知道一个男孩送她戒指到底意味着什么。她接受了,同时她也放心了。
      7月23日,高考成绩公布了。男孩只有530分,只够上一般的大学,而且他填的志愿又很高,很有可能哪儿都不录取。他只觉得混天地暗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他远离。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自己一年的付出会得到这样的结局。难道是自己用功不够,还是为什么?他不懂。一切美好的理想就如同五彩的肥皂泡一般,刹那间破碎的无影无踪。
      女孩查了分,605 分,和当初自己预料的没有多大的差别。她知道男孩的成绩一直不稳定,很担心,给男孩打了电话。当她知道男孩的分数时,无言了。过了许久,男孩鼓起他那最后一丝快要泯灭的勇气对女孩说:
      "等我吗?"
      "我会等你的。"
      "整整四年呢?"
      "四年,四年很快的。好好读,你一定能行!"
      男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尽管是苦涩的,但毕竟是笑容。女孩在话筒的对面自然看不见。她知道男孩一定很难过,她建议他哭一场。她知道哭一场会好多的。但男孩坚信"男孩不哭"的信念。对!不哭,没什么好哭的。自己跌到了,自己爬起来。命运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接下来的几天,男孩把自己关在家里,没有去找女孩。他不清楚自己还应不应该去找女孩。他觉得他对不起女孩,他不值得女孩去爱,不值得女孩为他作出承诺。几天没有看见女孩,几乎使他都处于溃堤的边缘了。男孩时常会坐在窗前出神,满脑子想的都是女孩,想着女孩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夜里,男孩在床上想着女孩入睡。但早晨起来时,却总会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些冰凉的东西。他知道一定是昨晚又梦见女孩了,梦见女孩离开了他。男孩不敢对女孩说这些,只是把它们记下来,记在他的日记上:"每天的生活,起床,看书,想她,睡觉,梦她,起床……时常会看着她的照片,盯着她写的字发愣。从记忆的深处将她的每一个笑容,每一句话翻出来回味,打发着没有她在身边的寂寞。如果将来的某一天,她突然悄悄得离开了我。那么在我眼前所剩下的,也是唯一仅存的只有黑暗。他所能做的一切只是回忆。他只有从回忆中才能找到快乐。因为他知道过去所发生的是真真切切得存在的,是不容诋毁的。而对于现在他只有担心,未来对他而言只剩下害怕了。男孩知道,他所希望的事很少能实现,但他所害怕的事却会像幽灵般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也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天里,男孩知道了,在《平凡的世界》里为何当初孙少平会主动的和田晓霞断绝通信。要知道,当时看书时,男孩一直在想,人家田晓霞都不急,他孙少平急什么?而如今,两个月后,女孩即将北上到上海去求学,男孩他懂了。他不无联系的想到了过去每天上学时,经过中萃公司所看到的那个牌子"天与地"。是的,"天"与"地"……尽管男孩还有希望,尽管男孩还能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但他知道他还是使很多人失望了,包括那个说"我会等你的"女孩。男孩真的要丧失面对女孩的勇气了。他只能将与日俱增的东西写在日记里。男孩发誓:决不对女孩说"我爱你""我喜欢你"之类的;决不抱她,决不亲她,决不能让女孩觉得他们是能在一起过Valentine*s Day 的人。他不希望,将来某一天,女孩想离开他时,会因为自己曾经说过的,曾经做过的而受到牵连。尽管他知道女孩并不是一个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尽管他知道女孩认真起来必定是全身心投入的人。但他总是觉得不安。
      几天以后,女孩又坐在了男孩的身边。局促的男孩害怕女孩会离开他,但他不敢去牵女孩的手,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权力了。女孩感觉到了男孩的不安,她把头靠在男孩的肩上。她想让男孩知道"我不会离开你,我会陪着你。"男孩多想抱住偎依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吻她光洁的额头,吻她稚嫩的小脸,在她的耳边说"我爱你!"但他没有,他不愿再背叛自己。
      还有一次,女孩把刚洗好衣服的手放在男孩手心里,男孩觉得那小手有些冷。他忽然想起,每年冬天女孩的手上生冻疮时,都是同桌的女孩帮她搓的。男孩当时差点要脱口说到:"今年冬天我帮你搓冻疮。保你僵尸之手也给我热起来。"但他最终还是没说,尽管说的并不是"我爱你""我喜欢你"之类的。但毕竟也得使女孩牵连到无雪的冬季。
      女孩还同过去一样牵挂着男孩。尽管男孩只会牵着她的手,傻坐着陪他聊天。但她觉得挺快乐的。男孩还是每个星期去找女孩两次。只不过当初剩余的时间,他是用来打工的,而如今他却得捡起扔开的书,硬着头皮看下去。如果说高三男孩是在为自己读书,那么现在他不仅在为自己读,还在为女孩读。他不能再让女孩失望了,他想考研时再向女孩证明。但是男孩和女孩在一起时,他从不谈自己的学习。每每涉及到这个问题时,他总是轻描淡写的过去了。男孩不希望自己没能考上重点大学的阴影影响到女孩的身上,他希望女孩能开心。男孩会经常的问起女孩是否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他想让女孩沉浸她自己的喜悦中。
      时间的车轮似乎也总是嫉妒快乐,美好的日子在他的轮下过的飞快。没多久已是八月中旬了。电影院正在放张国荣的新片《红色恋人》。女孩请男孩去看。依旧和往常一样,男孩拉着女孩的手看电影。看完后,男孩去了女孩的家。却不料,刚坐下,女孩的父亲竟然回来了。而且是回家睡觉的。男孩象征性的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女孩送走男孩后接到一个电话。是她过去的同桌,一个挺不错的男孩。
      "拿到通知书没有?"
      "还没,你呢?"
      "我刚拿到。西北工大的,在西安。"
      "那地方好,以后到西安玩,你给我做导游。"
      "没问题,我一定会的,包你满意。"
      女孩忽然觉得这回答似乎很熟悉。对了,她曾经和男孩谈起过。而如今男孩却……
      下午,女孩给男孩打了电话。她觉得让男孩中午顶着那么大的太阳奔波感到有些抱歉。原本想和他说声对不起的。那料男孩却因为父母在身边,吱吱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女孩只好把电话挂了。她实在想不通,怎么自己和男孩就像做贼一样的,在家里,顶着父母的骂,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机会给他个电话,哪料那边却还硝烟未散。她开始有些愤恨这生活了:对着父母得千般掩饰,横竖还得召到指责,到了男孩那儿却还不知有没有好脸色。女孩从小就没受过这份罪。因为男孩的存在,使她和父母之间都有膈膜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彼此之间这到底算什么呀……
      接下来的几天,女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要是在过去她一定会和她妈说的,而今她只能一个人从头开始回忆。女孩第一次感到有些无助。想想开始,想想现在,想想彼此曾一起走过的路。女孩对自己的付出突然间感到有种厌恶的感觉。"见鬼,我到底是怎么了"女孩低语到"我将要去读大学了,最起码是整整四年。在着四年里,谁知道我会碰到什么人,发生多少事。凭什么我得在这儿吊着。再说,谁知道四年后会怎么样。到时候,天各一方能不能在一起都是问题。而且,现在我都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对他产生好感,根本是没道理的。会不会是……"女孩想起了,前些天,她的一个朋友曾和她说起过,这或许只是青春期的骚动而已。"他人挺好的,但并不一定是……长痛不如短痛。最好还是找个机会说清楚,还是做朋友好。"
      男孩又去找了女孩。还是坐在他们曾经坐过的石椅上。
      "后天,我和我爸还有我妹妹要去西安玩。"女孩抽出一根管子开始做幸运星。
      "接下去的日子,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不多了。"两只红色的蜻蜓在湖面上追逐。
      "你说,"女孩在折幸运星的角,"我们像是在谈恋爱吗?"
      "不,知道。"两只红蜻蜓连在了一起。
      "要是谈恋爱就是这样,还不如不谈。"女孩在给幸运星打折。
      "啊,嗯!"两只蜻蜓分开了,又开始相互追逐。
      "呶,送给你。"女孩把一颗刚做好的幸运星放在男孩的掌心,"回去把两个尾巴剪掉就行了。"
      那是一颗黄色的幸运星。据说,黄色代表幸福。
      那天夜里男孩失眠了。他意识到该来的还是来了。但他实在不希望女孩离开他,他真的很爱女孩。"不管她认为我们是什么关系。苍天啊!原谅我,就让我明天对她说一声'我喜欢你'。就一次,我真的喜欢她,不愿意她离开我"。男孩所能做的一切只是乞求上帝对他的宽恕。
      "嗨,昨天,你那一句话害的我一宿没过好。"
      "噢!"
      "反正,不管你怎么认为,我只是想跟你说,我喜欢你。还是当初的那个问题,你接不接受?"男孩觉得堆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的僵硬。
      "不接受!"一个炸雷般的声音从电流的另一端传来,穿过男孩的耳膜,直刺到他的心里。
      "不接受!?这是为什么?"男孩觉得有些头晕,一屁股跌在椅子上。
      "我觉得还是我妈说的对,我们太小了......还是做知心朋友吧!"
      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男孩还能说什么呢,他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真对不起。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前几天我还答应帮我妹妹找呢?"
      这到底是怎么了?仅仅是四天前,还和他一起牵着手去看电影,六天前还会将头靠在他肩上的女孩。如今却急于的要将他从身边推开,就如同舍弃垃圾一般。为什么?她刚刚还认为他们的年纪太小,而转瞬间又要把他抛上另一条贼船?难道她不知道算起年龄来,男孩还得叫她姐姐。男孩觉得眼眶中有泪水在涌动,慢慢的流出眼眶,在他脸上挂着晶莹的两条。"男孩不哭""男孩不哭"他一遍一遍的心中喊道。但那泪水却已在悄然间布满了他的脸。那次,女孩让男孩哭,男孩没哭。而这次,女孩没让男孩,男孩却哭了。因为那次命运还掌握在男孩自己的手中,而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的了。他极力的压制住哏咽声,他不想让女孩知道他哭了。女孩是个很好的孩子,让她们听出自己在哭,她会内疚的。
      "以后你不能再拉我的手了,不能再老是和我单独在一起了。"
      "不能再拉你的手了,不能再常来找你了。"男孩一遍遍的重复着。是的,来也如是,去也如是。得到它,和失去它都只是转瞬间的事。只是来时的快乐已经无法弥补失去它们的痛苦了。男孩再也忍不住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根绷紧的绳子,快要断了。他强忍住对女孩说:
      "回来后给我打电话。就这样,再见。"
      "嗯,再见! 嘟--嘟--"
      男孩的肩膀在不住的颤抖。他使劲得闭住双眼。心里在不停的说"男孩不哭,不哭"。但那泪水依旧如同岩石中渗出的水珠般接踵而来......
      第二天,女孩去了西安。她走的时候是夏天,回来却已是秋了。
      男孩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是一遍一遍的在看许茹芸的MTV--《我依然爱你》。
      一朵朵晶莹的泪花会盛开在存放着关于女孩一切的那个小箱子里。它又开始行使它的责任了。与过去相比,其间只是多了一颗黄色的幸运星!…………
  • 上一篇文章: 真的不想伤害你,只是希望你好

  • 下一篇文章: 老师,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
  •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sukilong于2013-7-28 10:51:33发表评论说:  不错不错
        <ahref="http://weibo.com/njyyknkbjh">南京哪家医院看男科比较好</a>
    <ahref="http://weibo.com/nkyyzhyy">南京男科医院最好医院</a><ahref="http://user.qzone.qq.com/2890989027">南京最好的治疗男科医院</a>

  • 会员sukilong于2013-7-25 11:10:03发表评论说:  www.nrdyy.com
        <ahref="http://t.qq.com/bashilufan2478">南京最好的男科医院是哪家</a><ahref="http://t.qq.com/yiyuanzaixianzi">南京看男科哪家医院最好</a>
    <ahref="http://t.qq.com/nankeyiyuannajia">南京哪家医院看男科最好</a><ahref="http://t.qq.com/njnjnkyyzzy2013">南京哪家男科医院最专业</a>

  • 会员wmxr于2013-7-24 17:41:56发表评论说:  afdsag
        <ahref="http://user.qzone.qq.com/2912287401">南京癫痫医院哪家最好</a><ahref="http://t.qq.com/hefei20752">合肥癫痫病医院</a>

  • 会员wmxr于2013-7-23 18:17:54发表评论说:  萨菲擦伤
        <ahref="http://t.qq.com/chongaitingbaobao">福州癫痫病医院

    </a><ahref="http://t.qq.com/dianxiangz">广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a>


  • 会员东景于2009-10-31 14:48:10发表评论说:  幸福
        纯真感人的故事,希望结局是幸福的,如同女孩送给男孩的那颗星星~

  • 会员季节随风于2008-10-21 8:57:21发表评论说:  那个女孩真是的
        很好,不过还真不明白为什么要分手,

  • 会员小玄子于2008-3-28 21:02:50发表评论说:  很感人
        这也许是个真实的故事,很感人,但是我希望还有续集

  • 会员天狼于2008-3-26 13:46:55发表评论说:  感人
        写的很好,结局不一定要皆大欢喜,真实就行.
    女孩真善变.

  • 会员小敏于2008-1-13 17:29:31发表评论说:  恩..
        写的是你的经历?
      

  • 会员小库于2007-11-9 9:12:38发表评论说:  结局好凉,我想好多
        结局好凉,我想好多

  • | 读书天地由建筑工程系张艳明&张勇负责维护 | 
        Copyrights By NcepuLib ©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Beta edition Ⅱ 2004
    Power System Of Article Management Ver 3.0 Build 20030628. Powered by WEBBOY.